当前位置: 首页 > >

媒介变迁与艺术困境

发布时间:

龙源期刊网 http://www.qikan.com.cn 媒介变迁与艺术困境 作者:王苦舟 来源:《新闻世界》2009 年第 04 期 【摘要】本文以从无声电影到有声电影为例,分析了媒介变迁所造成的艺术空间(潜 力)、艺术家的艺术自觉以及受众审美等方面的困境。 【关键词】媒介变迁 艺术困境 无声电影 有声电影 艺术作为人精神生活的一种物质反映,必然需要通过一定的媒介予以表现,随着媒介的变 迁,承载物的多样化也导致了艺术表现形式的多样化,然而媒介对艺术的影响是不是只停留于 形式之上,从传播学的视角探析媒介变迁对艺术表现形式之外的其他深层影响就是本文的研究 目的。 一、文献回顾 国内在媒介和艺术的研究方面比较有限,而从传播学角度阐述媒介与艺术的关系的研究更 是凤毛麟角,以下是笔者对一些较有代表性的相关文献的回顾。 有学者认为媒介就是生产力,在审美价值和艺术价值的创造过程中,媒介融入了价值本体 运行之中,成为其价值生长的一部分;媒介还进入创造活动的结果之中,成为其价值载体感性 形式不可分割的有机因素;一种新媒介的产生,可能意味着一种新的审美价值和艺术价值形态 的诞生。[1](P23)还有学者在麦克卢汉“媒介即是讯息”的基础上,提出了“媒介即艺术”的观 点。[2](P138) 在媒介发展的同时,给不同艺术类型的生存与命运带来的影响也受到了一些学者的关注。 其中有这样的观点:进入现代社会以后,急剧的媒介技术更迭,使得艺术的命运发生了翻天覆 地的变化。与当代电子媒介格格不入的艺术,其惯常的命运就是越来越处于边缘地位,或者是 变成一种精致的符号,在张扬自己的高调雅致品格的同时,削弱了自己介入生活的能力。[3] (P192)文章指出当代文化发生着一种消费主义引导的视觉转向,“图像时代”、“影像时代”遽 然而至,然而,此图像/影像不是彼图画(艺术),在这个“图像时代”,艺术要么因为与电子 媒介的形态格格不入,“理所当然地要受到资本的冷落而处于边缘的地位”;要么“变成一种精 致的精神符号,在张扬自己的高调雅致品格的同时,废除自己介入生活的能力,而在形式上保 持与时尚风格的息息相通。”[3](P195) 龙源期刊网 http://www.qikan.com.cn 所有文献中比较有借鉴意义的,是隋岩的《媒介改变艺术——艺术研究的媒介视角》一 文。该文从传播学的角度,关照了传播媒介与艺术形态演变之间的历史呼应,并认为:媒介改 变艺术的创作、传播及接受过程,进而改变了艺术的媒介呈现方式,而艺术的媒介呈现方式又 改变了艺术的本体性存在,使其获得独特的传播魅力。[4](P52)综上所述,笔者发现在有关 媒介与艺术为数不多的研究中,已比较清晰的提出了一些基本命题,就其启发意义来说,前人 已留下了很多具有参考价值的观点。然而作为一个新的学术点,有限的研究也造成了一定的局 限性:第一,现有文献更多的专注于媒介对于艺术的表现形式的影响,而忽视了形式背后一些 深层因素,如艺术潜能,艺术的创作空间以及受众的艺术审美等等;第二,现有研究虽然都有 一定的理论支持,然而在具体的论证实例方面,显得比较浅显,也不具系统性;第三,大部分 文献对于媒介发展对艺术的影响都持一定的乐观态度,而缺少一些审慎的批判与反思。本文正 式基于以上三种局限,以某一特定时期特定媒介的变迁对艺术的影响为例,深度解析媒介变迁 对于艺术所造成的种种困境。 二、夏尔洛的沉默——电影从无声到有声的艺术困境 1927 年,阿兰·克劳斯兰德摄制的有声电影《爵士歌王》的第一次上映,标志着电影进入 了一个新时代。下面将要探讨的是在有声电影出现后,在整个电影艺术界出现的一些声音。 有声电影的产生使电影在表现形式上达到了一种新的高度,这一点在电影作为一项产业来 看,无疑是一种巨大的促进力量。《爵士歌王》的上映果然收到了很好的票房效果,之后有声 电影在好莱坞找到了生财之路,“这些时髦的作品被大量仿制,好莱坞由此赚了很多 钱。”[5](P274)然而,就在有声电影在商业上越来越成功的同时,很多电影艺术家以及电影理 论家对无声电影却抱有一种怀疑,甚至是反对的态度。 普多夫金、爱森斯坦以及亚历山大洛夫曾经发表了一篇很著名的反对对白片的宣言。他们 说:“仿照戏剧的形式,把一个摄成的场景加上台词的作法,将要毁灭导演艺术,因为这种台 词的增添必然要和主要由各分离的场面结合在一起而组成的整个剧情,发生抵触。”[5](P268) 卓别林作为二十世纪早期的杰出电影艺术家之一,多次表示出对于无声电影在有声电影的 冲击下步入衰落的惋惜与无奈:“无声电影衰落的日子到了,这是一件令人惋惜的的事”; [6](P395) “一部好的无声电影,是具有世界性吸引力的,它的对象包括知识分子和下层社会, 然而,现在这一切都要成为明日黄花了”。[6](P396)对于电影中的对白,卓别林更表现出了他 的不屑:“对白片?可以说我是最讨厌它的。它会毁坏世界上最古老的哑剧艺术,它消除了无声 片的巨大美感。”[7](P85)。 法国的名导演雷纳·克莱尔在 1929 年也对有声电影的到来也表示了极大的担心:“我担心 的是语言表现的精确性会把银幕上的诗意赶走,就像它赶走了梦幻的气氛一样。”[8](P131) 龙源期刊网 http://www.qikan.com.cn 德国文艺理论家阿恩海姆在电影理论著作《电影作为艺术》中,批判有声电影:“有声电 影仍然是一种杂种的手段,它的生命来自视觉语言中尚能幸存的一切残余和它所重现的生物、 物体和思想的美”[9](P26),并且认为“电影正因为无声才得到了取得卓越艺术效果的动力和力 量。”[9](P82)在此书中,阿恩海姆还系统地阐述了电影之所以能成为艺术的本体论理论,本文 以下的分析与讨论正式基于这一理论框架所进行的。 三、分析与讨论 (一)从“无声”到“有声”,电影得到了什么,又失去了什么? 当电影成一种极有市场的朝阳产业时,从无声电影到有声电影,这样的变革带来的商业价 值可想而知。一方面,资本家在这场媒介



友情链接: